当前位置:葡京注册送100元网站 >> 文学 >> 小说 >> 正文

澳门葡京注册送金-欢迎莅临!_葡京注册送100元网站|高隆才长篇纪实文学《农民怪才李心剑》

2018年12月27日作者:高隆才 来源:葡京注册送100元网站 浏览:20759次
  (三) 新生事物

  有人说,不合群者,或独来独往者,或喜欢东张西望而又神情镇静、稳定的人,脑海里定有想法。而此时的沙溪小学学生李心剑,这位貌不惊人、好似有些超龄样子的小学生,少言寡语,不苟言笑中似乎举止持重,谈吐严谨。在一群年龄参差的小学生中,无异有些异类。

  校园紧邻的沙溪镇街,正上演着一幕又一幕史无前例的闹剧。李心剑张开一双平静的大眼,一一摄入心幕,并聆听着亘古的声浪,近乎青年似的脸盘上却静得无动于衷,一头显粗且偏长的头发、似乎初初显露出执拗而倔犟。因而眼前的日子,这犬牙交错的时光,已使许多人脚步紊乱,不知所措。而李心剑这时在来去学校的路途中,却暗自口诵心默,还在陋室的木桌上,读着“人之初,性本善”“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以至唐诗宋词中的浅显诗句,都兴味十足,自我沉醉,如独饮山泉,独享野味。

  当李心剑的五年制小学学业结束之后,沙溪中心小学异常奇特地冒出小学附设初中班这一古今罕见的新生事物,幸好这是一个新生事物涌现的时代。有了这附设初中班的诞生,李心剑作为刚毕业的小学生,很短的时间便赶上一堂招生考试。适逢工宣队(工人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贫宣队(贫下中农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进驻各级各类学校的时候,据说这堂附设初中班的招生考试,还有“公社革命领导干部”临场监考。李心剑如鱼随江流,顺畅通过且被录取,其神情仍如日常进学、放学样平静如常。于是,仍然是那条曲曲折折的上学路,仍然是往日那座一楼一底的瓦木结构校舍紧靠一个操场的沙溪小学,李心剑眨眼间,经公社门口张贴的招生榜示的公告,成为初中学生。

  他仍然是个通学生,早出晚归,别的学生或住校,或午间带午饭自备餐食,他照样如前,太阳靠山时,便随放学队伍,赶回白马坪下的窑厂嘴家中,掀开竹锅盖,从锅里取出母亲为他温存的午饭。新生们由陌生到熟悉,山区这个时期的学生年龄,同班生差距在三五岁,六七岁是常见的,济济一堂,也还生气勃勃。男生女生,高个矮个,内向外向,来自各生产大队的初中新生,很快便如兄弟姐妹。

  在不知不觉中,班上有同学发现,那位个头不矮,座位偏后的李心剑同学似乎不善言谈,甚至似有羞羞答答感觉,且不时出言,便有“知乎者也”的言词,有那些好动好说的同学,便试着有意与他交言。略显口吃的李心剑,还确属咬文嚼字之辈,不知是谁先将“孔乙己”这个绰号送给了他。这且不说,相邻座位的同学,还进一步从李心剑的作业本上发现,李心剑不时写出些繁体字混迹于作业之中,有学生为此极为新奇和兴奋,发现新大陆似的,为李心剑叫好:

  “嘿,许多同学都不认识的字,正好去考老师呀!”

  “好哟,正好去麻老师的广广(注:方言,欺诳老师,让老师不认识、作难)。”

  从此李心剑让全班同学,有了较深刻的印象。

  然而,真正让好几位老师认识他并对其印象深刻,却是初中二年级时,一次考试阅卷发生的事。

高隆才与熊天玉合影:熊天玉老师(左)系李心剑在通江县沙溪小学附设初中班就读的班主任,至今对李心剑的印象极深。熊老师家住沙溪区,一生在本区从教,与笔者(右)是小学、初中、高中同班同学,退休后常有联系。

  时值新任班主任熊天玉老师到任不久,时间是一九七三年下半年。熊老师从邻近的盐井公社小学调进沙溪小学,接替童明金老师所任的班主任。按常理,也出于年轻教师的工作热情和新调工作的积极性,熊老师努力设法诱导学生,规范班风班纪,规范教学秩序,改变学生厌学现状。中期考试阅卷时,那是一个晚上,教师宿舍零散居住的寝室分布在楼上的几个教室之间,夜晚本就安静的校园内,教生理卫生课的李德芬老师在自己的寝室内阅卷,突然拖动座椅起身拍案而立,惊喜得高声呼叫邻近教师,自个先笑得前仰后合,边笑边喊熊天玉老师:

  “熊老师,你们听听,你班上的李心剑,这卷子答得个够稀奇呐——‘老师讲课,一言既出,驷马难追;学生答题,以管窥天,以蠡测海’!”

  作为新闻和笑料,一时间,让周围在寝室的闫明训(副校长)、童明金、熊天玉(任语文课)、张荣芳(任物理课)、王晓东(任数学课)等老师,顿时笑得喊、笑一团,纷纷先后拥向李老师室内笑谈、议论了好一阵。

  这一下,平时不打眼的李心剑,在师生的心目中,印象已够深刻了:他那偏瘦的中等身个,蓄着偏分头的寸板黑发,身上一件陈旧的灯芯绒上衣,左上边一个不大的衣兜,脚上一双破旧的军绿胶鞋,一个斜挎的浅黄布料书包,十足一个乡间贫寒家庭的学生。全身打头几乎一年没季节变换,李心剑随时就是这个形象。

  就在这年冬末春初的山野时节,发生在沙溪镇街右前方白嘴山梁上的一场乡间农家婚宴场面上的一件事,让沙溪小学年近花甲的闫明烈老师既觉脸红、忐忑而又觉慰藉。闫老师曾是民国时的县中学生,幼年在私塾多年吟诗作对、习帖,读过四书五经,后来的年间,自然常被他家附近的邻居操办红白喜事,聘为书写楹联高手,这白嘴恰系李心剑一同父异母之兄的家居队。冬日的一天,李心剑的大侄李文昌陪他去同赴酒宴,不想现场上李心剑仍如往常,平淡对待人客,却对主家各门所贴楹联专注赏读,闫老师自然对门联感兴趣者,哪怕是自己学校的学生,也格外关注。突然,李心剑似有迟疑的动作指着楹联上一字,对闫老师说:“闫老师,这个字,只怕有点?”闫老师先是一惊,后是眼珠溜溜地转动了几下,顿时似有醒悟的连声:“啊呀!啊呀……嗨,嗨哟,怎么写成了这个字?失误,失误!”脸上露出一副瞬时的尴尬。后在酒席上,闫老师主动笑哈哈地说:“今天要不是我的这个学生,我这副对联的错字,就怕要错下去了。老朽,老朽啊!”至今,李文昌给笔者讲起还历历在目,只是记不清那当时是个什么字错了,只觉愧意。李文昌还告诉我,李心剑和后来李文昌读小学一、二年级时,闫老师先后给他叔侄都上过课呢!闫老师人生路上虽也经历过政治坎坷,退休后的日子,儿孙精心照料,也还过得衣食无忧。如今已安息于故乡的山地上,遗憾已无法核实当年写对联时那个错字的详情。

  李心剑后来在附设初中班读书的时间里,仍以平静如水的神态,参加到熊天玉老师设计的响应开门办学的活动中。李心剑所在班近40名学生在班主任带领下,走出校门“学工学农”,集体行动去了二三百里以外的本县知名工矿企业河口溪煤矿、本县农业学大寨的样板地铁溪二里田坝生产队及毗邻的万源县茶场、陕西省境内等地参观学习并参加劳动,沿途自带被盖及行装,学生间大帮小、男帮女,也还秩序井然,行程正常。李心剑沿路虽无多少言谈,但能主动出力助人,帮助长途疲累的同学还算默默无闻。其间,在二里田坝生产队参观中,该队杀猪备菜,盛情款待师生,但因误食用山间漆树籽代卤水点的豆腐,让师生们一餐饭后,近十余名学生体表严重过敏,全身出现红疹且燥痒难忍,有的甚至体表红、肿,痒得不能行走,师生只好逗留于万源竹峪。治疗两天后,才返回。李心剑因仅有轻微皮肤过敏,在无声无息中协助老师,主动帮助行动困难同学,或替背被盖卷,或扶持病重同学跋涉山路,带回这支学生队伍平安返校。

  

主办:葡京注册送100元网站  版权所有:葡京注册送100元网站

地址:巴中市江北大道档案馆5楼  联系电话:0827-5281707  稿件投递邮箱:495009739@qq.com  蜀ICP备14007415号